Justine.萱萱

這裡是萱萱!Gamquick/MD等各種CP.專業接手雷愛好者(。好勾搭!

21,drabble合集,《Wannabe》

讓我激動地收藏。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Note:抱歉不好吃,最近复健


承袭我恋童癖和变态狂的文笔,很多下流梗,感谢2BG


此篇为了安慰我老婆穿短裙吹空调终于在暑假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感冒了。 @Justine.萱萱 


感谢阅读






“杰伊——”理查德暖烘烘地钻到杰森的被窝里去,嫩藕一样的小手把子缠着后者的脖颈,他拿毛刺啦的脑袋硌着杰森的下巴颏儿,不安分的翘翘毛蹭着人家鼻头发痒,“你睡了吗杰,”他没认真问,半心半意地把脸贴在杰森的颈窝里又湿又热地吐气,嗅着两个人气氛相同的草莓香波味。


 


大夏天。


 


杰森觉得这个小孩黏死了。


 


每晚阿福都要把他们分开睡,每晚理查德——迪克都要偷偷钻过来,仿佛他是什么人形仿真抱抱熊似的。这又不是冰雪奇缘?!杰森和布鲁斯争论的好一阵:“如果你天生得到魔法,花了你人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去压抑它;最后当你终于准备接受它的时候。为毛。躲进。深山里?!


 


杰森作为一个八岁的早熟小孩,很烦烦迪士尼的“爱能解决一切”那一套。很显然爱不能拯救你牵着你老妈嫁给她的邪教教主,同样爱也不能拯救你在一个星期后被你妈牵着嫁给她的邪教教主。爱不能帮你洗干净脏内裤,爱不能帮你把恶霸的牙齿踢碎。有毛用。


 


“你要搞啥,”杰森威逼地压低声线,除去过多的奶声奶气之外,他就像一杯新鲜热辣的——巧克力奶。“就像我叔叔半夜走进我的房间时我跟他说的一样,‘这最好够爽’!”


 


* * *


 


噢,他还给你打包了三明治?”一同午休的同事探过头来看他的便当盒,里头微妙地塞了一层鸡肉咖喱饭——十分用心,第二次的水果沙拉——有点敷衍地胡乱搅了搅沙拉酱,以及第三层完全失去耐心花了他大概五秒钟的三明治。


 


“呃……”迪克耸了耸肩,一脸梦幻,“他的确很会给我做三明治[*也有高潮之意]。”


 


* * *


 


可是我们都互相说了——”迪克如同被搞一夜大肚的少女妈妈一样,哀戚如同菟丝草一样缠在杰森的臂弯里。


 


“不。”


 


“但——”


 


“不行。”


 


“嘎——”


 


“我们去了赌城,嗨了一晚,最后你强行要去教堂玩那种假结婚,”杰森翻了个白眼,“我当时还能说什么?那种话都是用来骗人的好吗,比如‘明天见’或者‘孩子是你的’——”


 


“可是维加斯的婚礼是真的呀。”迪克说道。


 


* * *


 


杰森和迪克和提姆和史蒂芬妮和达米安玩天堂七分钟。


 


“就这种情况,更不如说是蝙蝠七人行,或者‘让我们来猜杰森和迪克能不能在那个衣柜里搞上七十分钟’。”在场唯一的姑娘懒洋洋干掉最后一瓶啤酒,无聊得要长草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把衣柜门从里面锁起来了,”提姆面无表情。


 


达米安默默掏出一盒飞行棋。


 


* * *


 


电话一拨通,就能听到那股源源不断的甜腻爱意从听筒里头冒出来,湿漉漉地舔着他的耳廓,亲昵又色情。“你好呀小翅膀,”


 


杰森困得要厥过去了,“呃嗷啊?”


 


“你被丧尸吃掉了吗?”从袋鼠之乡兴致勃勃打电话过来的迪克有点伤心,“你都不想我,杰。”


 


“国际电话很贵的,第一分钟三块钱,之后每分钟一块钱。你要干啥。”


 


“……你现在穿着衣服吗杰?”


 


* * *


 


我觉得臭屁崽子把我的尾椎骨摔断了,”杰森说道。


 


“你还有根尾椎?这么酷炫,想不想改天出来玩一玩啊,”迪克笑眯眯地说道。


 


* * *


 


迪克有个感情问题。


 


杰森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刚才杰森去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口的蹭脚垫上摆着一盒咪咪叫的猫咪幼崽,互相舔着兄弟姊妹们的屁眼儿,然后迪克趁杰森被可爱小生物击中的时候溜了进去,大声宣布他有个感情问题。


 


“阿福终于把我的‘氪石’告诉你了对不对,”杰森冷硬无情严肃活泼地把那一窝小天使抱了进来,而有一只已经钻到他的体恤衫里头去找奶喝了,他面不改色,完全没有性奋地拎着小家伙软软的后颈肉放在肩上,“我很生气,我生气到已经没有力气跟阿福生气了,虽然明天我还是会带着甩饼和菠菜蘸酱给他送家里去的。现在你给我出去。”


 


迪克啥也没听到似的摸一摸大剑兰肥厚的叶尖儿,“你好呀碧琪,小杰最近对你好不好啊。”


 


“滚你妈的格雷森,不要摸我的姑娘,而且她的名字才不叫碧琪,碧琪根本不是个好的植物名。”杰森从厨房里倒腾出几个勉强完好,没有破口会刮伤舌头的浅碟子,挨个倒上了牛奶放在五个软软晃悠尾巴的猫咪面前,挨个揉揉脑袋捋顺脊背,他现在的内心已经融化成一滩漾漾春水,大概有五个妻子的感觉不过如此,啊——这些美妙的小东西不会吵着要包包,也不会质问你“那天晚上和你一起出去屁股很翘的蓝纹基佬是谁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说啊说啊你说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他们只会咬烂你的家具,挠破你的衣服,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里蹭满毛毛。简直是天使


 


“谁会给自己的植物取名叫朱诺啊?而且你的确知道,希腊神话要先于罗马对吧,赫拉又有什么不好。”迪克自觉地从冰箱里摸出一扎啤酒来……等等,他家里根本就没有啤酒,迪克到底是怎么把啤酒藏进他家里,他冰箱里还不让他知道的?!杰森死沉着脸,盯着迪克抱着铝罐,舒舒服服坐在他的沙发上,捏着他的遥控器开始叽里呱啦抱怨杰森没有网飞账号——“布鲁斯都让阿福给他弄了一个网飞账号!”


 


起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天阿福会打电话过来问询“杰森少爷”要怎么注册网飞——而杰森对于格雷森如此鸠占鹊巢的行径,只有按捺心中熊熊怒火,帮他打开了空调,把风口调上去,一面小声嘟囔,“我只是喜欢电影《朱诺》,和希腊神话没有毛线关系,混蛋屌。”


 


迪克眉头都不挑地挨个指过去,“赫利俄斯,伏尔肯,欧若拉,马尔斯,普鲁托——以及我十分惊讶没有在罗马神话锦集中的,阿克琉斯。”


 


“……我恨你。”


 


“我也爱你,小翅膀。以及我猜你的猫咪名锦集绝对是曼哈顿计划。”


 


杰森被牛奶呛了一下。“……我要报警了。”他默然决定要把猫咪的名字改成权利的游戏剧集人名。他妈的格雷森。


 


“我就是警察,傻杰杰。”迪克笑眯眯,完全不像自己声称的有感情问题一样。他看着杰森唇上两撇牛奶小胡子,很有吻上去的欲望。


 


杰森闷不做声地摸了摸名叫米诺娃的藤萝,内心得到一丝安慰。“你到底有啥问题。”他最后问道。


 


迪克沉默片刻,指尖不停捻着铝罐上的水珠,杰森一门心思给猫咪挠肚皮,紧张尴尬的沉默中只有老破电视里《爸爸是新娘》的傻逼真人秀节目哈哈大笑,随之而来的是愈发下流的一堆裸男堆叠在泳池边呻吟大叫——等等,这是付费黄片吗。


 


杰森忍无可忍地夺过遥控器按熄了电视屏幕。迪克以标准的要见心理医生的病人姿势仰倒在沙发上,内心愁肠百结,表情哀戚动人,缓缓开口道,“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八年前……”


 


杰森毫不客气地打断他,“麻烦快进过前戏部分,谢谢。”




(自此烂尾,土下座)

评论

热度(24)

  1. Justine.萱萱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转载了此文字
    讓我激動地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