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e.萱萱

這裡是萱萱!Gamquick/MD等各種CP.專業接手雷愛好者(。好勾搭!

No One Can Save You Now.無人救贖.[2]

Nobody Can Save Me Now  無人救贖

Chapter 2

 

Remy LeBeau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在他床上的不止他一個人

 

事實上他在看見那頭銀色頭髮的時候險些沒緩過勁以為自己喝多了酒和這銀髮的混小子發生了什麼,但在猛然抬頭發現他只是待在自己床上的時候那口氣就松了下來。前一天他掛在門口的大衣還在那,一絲不苟的待在衣帽架上,木質架子很好的完成了它的職務,也讓他安心了不少。

 

Remy伸手揉亂銀髮少年的頭髮。

 

原本他做了個還算不錯的夢,那些攬著美女手拿剛剛贏來鈔票去花天酒地的夢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Remy不知道這是否預示了自己的生活也因為銀髮小鬼的闖入消散的一乾二淨,不過他做了新的夢,各種各樣的夢讓他沒辦法得到一個無夢之夜,無法獲得一個百分百效率的休息,而Pietro是那些夢境中的常客。

 

因此,Remy有些不太確定他是想要一個充分的睡眠還是一場有他的好夢。

 

=======

 

接著Remy迷迷糊糊地睡著,接近午間的夢裡沒有出現閃耀的銀色

 

直到他的後頸突然有點疼。

 

=======

 

花一整夜坐在賭場看似奢華卻廉價的桌子旁邊對Remy來說不是新鮮事。正因為如此他總是樂呵呵的揚起神秘的笑容,眼睛在掃過桌邊各色頭髮,濃妝豔抹的女人過後打個響指,將目光和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手裡的卡牌上,它們通常是好牌,足以讓普通人樂得合不上嘴,他會低著頭,專心致志,這就造成了每次隔天的早晨Remy從床上起來(通常床上不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候,只是揉揉後頸就覺得那裡累的發疼。過於勞累或者放縱落下的病根沒有良藥

 

不過多虧那銀髮的小子他至少有好幾個月沒去賭場。

 

但他的後頸仍然在隱隱作疼,他扶著腦袋撐起一隻眼皮,最終看見Pietro的手掌在熟睡當中緊抓著他的後頸。他卻死活沒滿足自己想把Pietro扔下床的欲望。

 

===

 

Pietro不在客廳裡,這讓Remy著實擔心了挺久。幾個月—哦不,僅僅幾天前,少年對遊戲機的癡迷程度還險些引發了他們之間的又一次爭執,大多數時候Remy寧願認輸,從遊戲機按鈕的破損狀況就能看出遊戲機的主人有多中意它,但現在Pietro卻不坐在廳裡嘮叨他最喜歡的遊戲為什麼只有簡單的關卡和陷阱設置

 

Pietro也不在餐廳裡,他有點琢磨不透未成年—也不是,好吧,是剛成年小鬼的胃是如何組織構造的了,不過他倒是可以數清楚每天早晨醒來冰箱裡的零食又會以肉眼能看見的速度少了幾包,只剩下空空的包裝袋孤零零躺在垃圾桶底部。

 

浴室也沒有,Remy找遍了整個房子的衛生間,有些明亮寬敞,也有些陰暗潮濕,他似乎成了打擾蟑螂和老鼠聚會的存在,他邊想邊氣呼呼的拽上了門。

 

===

“他看起來還不錯。“這是Remy這個夜晚第四次聽見Pietro說這句話。為了讓他相信他確實付出了一番努力,這種努力並不包括現在銀髮少年正用胳膊抱著他這一點。“深色的T恤和牛仔褲,實際上,他看上去比說起來還要正常。一個普通人。”

 

“他看起來和我很像,我是說……銀髮除外。“少年正納悶地將臉埋進他的肩膀,溫熱鼻息讓Remy覺得有點發癢,他的手指穿過柔順的銀髮輕輕拉拽,力氣不足以弄傷抑或弄疼他懷裡的小鳥。Pietro朝著他翻了個白眼。“哦拜託,Remy,我沒有白日做夢,也不是小孩子。”

 

這個世界上的巧合可以有很多,但裡面不包括任何一種巧合叫做他與Pietro度假的小鎮上存在一個與Pietro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人。我也不是小孩子,Remy想。而大人不相信童話故事。

 

但他沒說出口,相反,Remy伸手攬住面前比自己小了整圈的肩膀,他探出身關掉小燈,少年的身體在懷抱中放鬆。

 

“如果有一個和你一樣的調皮鬼可是麻煩事。“

 

……不過這麻煩足夠久似乎也成了享受。

 

TO BE CONTINUED

 

===

 

有點痛苦的文風轉變期。能看完的各位真是多謝包容了QAQ

 

下一章是Tate心理。嗯……我儘快?(抽打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