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e.萱萱

這裡是萱萱!Gamquick/MD等各種CP.專業接手雷愛好者(。好勾搭!

[云图][信件原著向]To Refus Sixsmith.



我摯愛的思科史密斯:

但願你能夠收到這封信。早晨的窮酸早餐雖然極大程度地填滿了我的胃,可也掏空了我的錢包。當我把角落裡藏著的幾先令掏出來的時候,賣麵包的小小姐連眼睛都在閃光,還沒舉到眼前,就用那尖利的爪子奪了去,在我右手拇指關節留下一道紅色痕跡,誰知道那指甲裡是否嵌滿了黑色的污垢。我花了好一會兒又在口袋發現一把零錢,才買了郵票,匆忙將信寄給了你。

冬天來得很快。僅剩下的幾片樹葉顫顫巍巍地晃動幾下就打著旋掉下來,在掃地女工的掃帚下重新聚集。而我已注定無法落葉歸根,父親不歡迎我,劍橋也不歡迎我。你的馬甲穿在我身上,沒了你的舊毡帽是如此孤獨和格格不入,此刻它是我作為羅伯特.弗羅比舍活下去的最大信念。我仍不知道何去何從,任何一點細小的聲音在耳朵裡都變成了不同樂器奏過的幾小節,總有一天它們會變成宏大的交響曲。但現在它們雜亂無章,掉落在街道上等著我冒著生命危險去撿拾,等真正拿到了手就變得乏味無趣——我倒是更希望能有幾個銀幣躺在路上等著我去撿呢。

起初,酒精是我痲痹思想,放空一切我所遭遇的不公於不幸的最好途經,可你瞧,它們同樣像蛀蟲一樣鑽進我飢餓轆轆的錢袋,咬了個洞讓錢嘩嘩嘩的溜走,一點也不給我留。如果你在這兒,一定會搖搖頭,沈默的盯著塔樓的另一邊。你也會微笑,這就是我喜歡你的原因——一模一樣的話我一定說過好多次了。

嘿。嘿!你這科學怪人,要比你聰明得多的東西可還多得多呢。螞蟻,蝴蝶和螞蚱,其實我們都不該小瞧任何一種。任何一個人。這恰好解釋了為什麼我的箱子裡值錢東西總會少那麼一兩件,衷心的管家和僕人偶爾也會露出貪婪的尾巴。

這是封短小的信,原因是因為我該死的羽毛筆呻吟著流出斷斷續續的墨汁,有一些還留到了我的臧袖口上面。我期盼著可以在天黑前找到一個能夠收留我一晚的好心人,有點麵包和一個熱水澡就更好了。

給我回信,思科史密斯。

R.F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