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今天也没有睡醒zzZ

【靖苏】月夕



新年的碳火还未烧旺,金陵城内却已经迎来了第一波飞雪。瑞雪兆丰年,大户人家自然要借着白雪未融,大肆摆酒,宴请贵客来冲冲喜气。几封请柬与厚礼早已经专人送到偏厅,只是,今夜苏宅又是借由梅宗主体虚的说辞,在礼数周全地收下礼物后,便早早闭门谢客。分明已是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客卿的家宅,却更有一番寒苦人家的冷清做派。若不是积雪整齐地堆在小径两侧,几抹艳红的傲霜斗雪平添一片飘香的话,恐怕会有人误将此地认作一座空宅了。


“一共五封请帖,十余件贺礼,其中数誉王送来的礼物最为丰厚,只是……恐怕他这回又得吃宗主的闭门羹了。”黎纲清点着手中的礼单,半个时辰前,他已按梅宗主的意思分别给送礼的公子官员们回了一份不大不小的谢礼,绝无半点偏倚。既是新年刚过,收发贺礼也属正常,虽说主动向苏宅示好之人不可能毫无目的,却也没有刻意推脱拒绝的必要。但这十余件贺礼中竟无一件出自靖王府……恐怕,这也是源自宗主的嘱托。


黎纲叹了口气,双目才刚刚从礼单上移开,余光便捕捉到庭院内闪过一道身影,早已见怪不怪,他朝空荡荡的厅门口摆摆手,道:“来,飞流,选些糕点,给你苏哥哥拿去。”


“有糕点!”飞流近几日平淡到无味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紧接着,又是一道影子,下人们花了老半天功夫叠得整整齐齐、离门也最近的大礼箱重新被翻了个底朝天。整日被关在这不大的宅院里,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想必闷得慌,积满冰霜的屋檐似乎也剥夺了他为数不多的乐趣,想到这里,回忆起正厅桌上门上多出来的梅花断枝,黎纲决定暂且不再与他计较得再打理一次偏厅满地的礼物这回事。


当飞流抱着满怀的糕点礼盒走进书斋时,梅长苏正坐在矮桌前闭着双眼小憩,垂在身后的披发一丝不乱,苍白纤长的手指还压着摊开的书页。这几日金陵连降大雪,在晏大夫的特地关照下,即使身处室内,那件缀了白色狐裘的斗篷也规规整整地披在他的肩头。由于身体长年抱恙、气息微弱,梅长苏睡着的样子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倒更像是一尊雕像,一触既碎。飞流不敢作声,只是悄悄扼住呼吸,僵着身子,紧紧抱着糕点站在几步外。仿佛是察觉到了来人,置于桌上的烛火微微摇曳,未等到它重归平静,梅长苏已经睁开了双眼。


“苏哥哥,睡?”


“现在时辰尚早。况且,靖王府那边……半晌了,还没有动静。”梅长苏缓缓将书页合上。自他与靖王决议合谋、苏宅与靖王府之间的密道也终于建成的那一日,不论是否有关于夺嫡的要事需要商议,萧景琰都会在亥时将至时拉响密道内的铃铛,或看书或下棋地与他在这书斋内对坐半个时辰。若是有要务在身或者不在京内,也会派人提前通告,并不曾有过一次失约于他。转眼已过亥时,却久久等不到铃铛声,叫梅长苏心里没由来得一阵发紧。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发凉的茶水,终于注意到飞流双臂中的一怀木盒,好奇道:“你怀里抱着的那么一大堆,都是什么?”


飞流手臂一松,先前抱着的好几个木盒一下子全都掉到地上,所幸并不太重,也非锐物,才没有在书斋的木头地板上砸出痕迹。他跪坐下来,将它们向梅长苏眼前一推,接着挂上邀功似的表情:“礼物!”


这出自飞流之口的礼物,自是新年初始就送到了苏宅厅上的贺礼。若是摆满侧厅的书画玉石等等饰物,一向是提不起梅长苏多少兴致的,可就这金陵城独有的糕点,勉强还算得上是称他心意,他把堆成小山似的木盒子一拨,目光细细扫过其中的每一件。其中,静静地躺着一个楠木制成的匣子,虽然外表初见不甚起眼,但定睛一看,便可发现楠木上刻下花纹的优雅玄妙。梅长苏敲了敲木盒,示意飞流将它打开,只见里面整齐地摆着八个包裹着红色纸衣的酥饼,纸衣上头还嵌有金线,看起来好不华贵。梅长苏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伸手拢了拢斗篷,故意以一副神秘的架势问道:“知道这是什么不?”


飞流摇头。


“是栎坊出的酥饼。往年,大雪未停,他们家的饼盒就会被全金陵的人家抢着买光。”梅长苏伸手取了一枚酥饼,三四寸大的饼就这么静静躺在他的掌中,像个小小却温润的红色圆月。他细细将那层薄薄的纸衣剥开,面粉和芝麻馅的香味儿一瞬便在书斋间传开。又细细看了看完好的饼面,梅长苏伸出胳膊,直直把剥好的酥饼递到了飞流眼下。“在我的记忆中,它的味道也是极好的。要不要尝尝看?”


飞流又重重点了点头,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酥饼,又闯进那番冰天雪地里去折花玩了,一起带走的还有那些没被拆封的糕点盒子。梅长苏笑脸盈盈地目送他,将栎坊的饼盒与剩余的酥饼放到了身旁的矮桌上。即使目视门外的白雪皑皑,他略略急切的心情依旧没能平静下来,栎坊那一盒酥饼的出现,更是在他心头丢下一捧火,让他那颗早该被梅岭大雪所覆的心肠重新回到林殊年轻炙热的躯壳里。


他仍记得首次吃到栎方所产的酥饼,还是父帅允许他在夜间单独出府的第一年,金陵下的雪不及今年的大,气候却严寒恶劣得多。那一年他十岁,景琰虽也年方十二,却已经跟个小大人似的,总是一本正经地照看着他的身后。为了争做买饼队伍里的第一个,他俩早早到了夜市里四处晃荡,瞪大了眼睛找那个总是吆喝着的卖饼小厮。可他们到的未免也实在太早,转转悠悠几番下来,已将夜市里开了门的小摊逛了个遍,为栎坊卖饼的人依旧没有来。


小小的林殊打着哈欠直喊无聊,嘴角粘着的一小块糖还没擦净,就开始自顾自地往夜市周围的巷子里头乱窜了。萧景琰既拦不住他,也劝不动,只好跟着这个小调皮鬼在他不熟悉的街巷里乱转,天色渐晚,小小少年的体力也所剩无多,想不到他只是停下缓缓步子,再一扭头,林殊就已经不见了。


那时候萧景琰的心情是如何焦急,小林殊一定想象不到。因为他正藏在一处废宅半敞的破门后面,被冻得通红的小手里攥着团得严严实实的一个雪球,一边等着萧景琰的慢慢靠近,一边打着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算盘,准备将这个雪球拍到他的脸上。他的准头确实不差:分明二人之间还有着几大步的距离,他掷出的雪球却能稳稳落在萧景琰的脑门上。刚刚被封靖王的少年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换上几乎算得上是阴沉的表情,猛地躬下身去抓起白雪,握成一个又一个雪团向他袭来。


当他们裹着沾满融雪湿漉漉的裘袍,连指尖都冰冰凉地绕回主街的时候,夜市的人已经散了一半,卖饼的小摊依旧不见踪迹,却直直撞上了林府派出来寻找他们的府兵,于是,父帅的一顿训话成了小林殊与景琰当晚历险的了局。之后,一场舒适的热水浴将两个鼻尖通红的少年从刺骨的冰寒中捞了出来,娘亲取来前几日就由栎坊亲自送到府上的酥饼,虽然不是他们亲手买来的饼,但不论是样式还是味道都分毫不差,红色纸衣,金色丝线,闻起来喷喷香。


飞流亲手抱来的几盒礼物里,便有那么一盒酥饼。唯独,少了一位眉眼犀利,双目圆瞪的少年。


思绪至此,梅长苏的心神重新返回这具新生了十三整年的躯壳,不由感到一阵寒意袭入。他伸手去翻快要熄灭的火盆,钳臂正夹着一块木条,暗道通往书房的门便被拉开了,虽然来者的动作已经称得上小心翼翼,可滑轨的摩擦声仍是惊动了他。靖王站在门后,待与他四目相对后,方才整了整衣冠,稳了气息,向他拱手,道:“今日在宫中陪母妃用晚膳,来得迟了些,以为先生已经睡下……景琰不想惊扰先生,便没有摇铃,还请苏先生见谅。”


梅长苏对宫中庆祝新年瑞雪的方式并不陌生,感觉到书斋内的温度有所回升,他起身还礼,道:“苏某以为……殿下会先看完烟花再来。”


“天色暗了才想起来进宫前忘了要和先生打声招呼,又担心会让先生白白久等,我就……”仿佛不知道怎么圆上这一句,萧景琰干脆作罢,打量着梅长苏的神情,补上一句。“先生不必多心,我母妃也是这个意思。还是……先生不希望我来,觉得我会打扰了先生休息?若是这样的话,景琰就先告辞了。”


“我绝无此意!只是……先前想着或许天色已晚,殿下今日是不会来了。”


“景琰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失信之人,而要论我最不想要失信于何人,恐怕苏先生也身居其列。”


双双省略去额外的话入座,前一日搁置的书籍就放在手边最为熟悉的位置,萧景琰倾身过去将书拾起,不经意间,便留意到书案旁矮桌上的木盒。他顿上片刻,悄无声息地将身子正了正,不免好奇道:“苏先生喜欢栎坊的酥饼?”


梅长苏先是一愣,手腕一抖,毛笔停留在正作批注的书页上一顿,就这样无可挽回地留下了一个难看的墨点。他深吸口气,企图把泛起的回忆从脑海中暂时抹除,莞尔一笑:“不过是朋友送来的礼物罢了。今日是苏某第一次吃,若是论味道,确实能够配上京城第一的招牌。殿下即是策马赶来,相比用晚膳时也匆忙得很。”将笔搁好,撩起袍袖,梅长苏将一枚饼推过去,始终双眼微敛,将目光集中在靖王的衣袍上,“深夜里的苏府,恐怕只有这枚小小的饼款待殿下了。”


正如他所料想的一样,萧景琰只是扬了扬眉毛,但并未多说什么,谢过他的饼后,便也自顾自将它剥开,随后低下头,去翻已连续翻了好几日的策论。借着烛光,他见到他从前总是披散的发被一丝不苟的梳起,见到他佩在腰间的玉石,见到他暗藏坚毅的眉眼,他放松却不孤单的影子,他犹存的少年心性,仿若还带一抹那个在雪地中莫名挨了一脸白雪的少年侧影。


倍感心安。


待梅长苏再一次抬起眼,烛火已经快要燃尽,从窗户缝隙间洒入的月光均匀地照亮两人,似一张格外剔透的薄纱,今夜确乎是一个少有的月明之夜。许是倦了,不知何时,萧景琰竟已在这一言不发的默契相伴中沉沉睡去,双目紧闭,脑袋微斜,一副睡着了都不忘正襟危坐的样子,俨然一个正人君子,同时也甚是滑稽。再仔细看,侧斜方照来的月光打量他高挺的鼻梁和颤动的眼帘,在脸颊上投下一片阴影,嘴角上留着吃饼时不慎蹭上去的酥皮屑。


往日林殊总是吵着闹着要在冬夜入宫去看烟火,若是他知道了将来的自己反而更倾心月夜,一定会甚为不解。


梅长苏想着想着,觉得好笑。他细细打量萧景琰睡着的样子,这一刻,他想要放肆地笑,想要抛下疏离,亲手揭下隔绝他们的薄纱,揶揄着、推搡着将他叫醒,再不济,他想去赶跑他脸上所有的阴影和阴霾。


这一刻,他还是他的小殊。


月光虽美,却终属夜空,自是寒意逼人,最后一节烛火终于化作青烟。梅长苏敛了敛裘袍,犹豫再三后,他探出手,以微凉的指节轻轻蹭掉固执粘在景琰嘴角的饼屑,随后,凑着火盆,与睡着的靖王对坐了一夜。


往日少年终成叠影。





茫茫江湖间,终有一日,再聚首。

似是故人入梦来。





这里也要标记宝宝OWO。

 @子封 



【靖苏】小满 【琅琊榜】

陌陌最喜欢子封啦……

子封:

1.


       小满将至,农事繁忙,江湖上倒也生出几分初夏清闲。江左盟近日来并无大事,只按照梅宗主吩咐,一小队人马在午后懒懒散散地离了盟内,在这江左十四州内查看新建的水利与虫害。


       飞流一直被闷在车里,咬着观之即能让人生津的青梅,拧着眉头把它又吐回盘子里:“难吃!”


       马车上铺陈着数个绵软垫子,上面盖着一张整裘皮,收拾得不像是这初夏时节的样子,窝在上面的青年却没有半丝因闷热出汗。四人不急不缓,边聊边走。旁人看来就是个体弱多病的贵公子,趁着寒气方散暑气未起,出门散心来了。


        “飞流乖,再等两三个时辰我们出了城,就不怕有人给蔺晨哥哥报信了。到时候苏哥哥带你好好玩儿。”


        甄平驾着车,耳力却是不减,刻意冲马车里喊话:“飞流可喜欢少阁主了是不是?要不我们放飞流回去,苏先生跟我和黎纲出门就够了。”


        飞流只听到这话里的名字立刻乖乖安静了下来,气哼哼倒在青年腿边,紧紧拽着他衣袍小兽一般窝着不再说话了。梅长苏宽慰了他片刻,听着前面黎刚和甄平两人说着闲话,安排一路食宿与落脚据点,和蔺晨吩咐的汤药养身要点,也昏昏沉沉地泛起了困。




        远在盟内的蔺少阁主气得又摔了一个药杵:“我就没见过哪个医生还要追着病人满江湖跑的!”




        梅长苏再醒来已是日头偏西,飞流被拘着不能乱跑,也在他旁边睡着。十二三少年的无忧模样与这闲适的日子,仿佛十余载从未变过的金陵旧梦。梅长苏突然觉得喉头一紧,调转视线撩起车帘,对着茫茫苍山叹了口气。




        这番出行跟在巡视水利的盟内兄弟身后,半道便已经换做了自己的路程,奔着山间一处小村落而去。梅岭一役,七万忠魂难安。那些铁血男儿也不是石头做的,血肉之躯总还有别的牵挂,父母妻小,都因着这一桩血案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少不了意难平者要上达天听求个真相,民情一起,却被视作巫妖蛊惑之罪被尽数斩杀。梅长苏忍得了朝堂构陷,却不忍看无辜百姓受累,更不能让赤焰军在大梁子民的口中也化为不可言谈的妖魔之名。索性托了药王谷那位宅心仁厚的老谷主与忠肝义胆的素玄之名,将这些不改情志的赤焰旧部的家人安顿下来。


        除了村中男丁略少,不待见沿途来往的旅人之外,旁人也难瞧出这村子有什么端倪。梅长苏四人的马车就这样驾轻就熟地进了村落,跟着药王谷的接引人在其中一处不引人注目的小院落住下了。


 


2.


       “听闻宗主抱恙,实在没想到还是如旧年一般赶来。属下准备不周,还请宗主责罚。”引梅长苏入内的男子抱拳致歉,带他绕过满地晒着的药材踏上阶梯,接着道:“不过…宗主能来,少谷主此番也能安心了。”


       黎甄二人安排好了后续的杂事后才上楼,看梅长苏坐在窗边,嗅着这草药温热香气,似是有些走神。


       “宗主,”黎纲看他情状有些担忧:“宗主切莫忧思过度,蔺少阁主说过,你的身子是六分靠药石医,四分靠神思养。”


        梅长苏笑了笑转过来拉伸双臂:“你们当我来此处是为了伤情怀旧吗?再把蔺晨挂嘴边,飞流就肯定不回来吃饭了。”


       似乎为了响应他的话,屋顶瓦片愤愤不平地咔哒一响。屋内众人不免一笑,梅长苏重新回头看着窗外往来的几位妇孺老人,笑着叹了口气:“素日里勘查算计,朝廷阴诡人心险恶。我不过是怕我在这瘴气弥漫阴险之地里失了本心,常过来坐坐,也不至于忘记了自己所谋为何。”




        餐食从简,四人一道用了晚膳,也回了各自的房间。炎夏将至,一楼的暑气略重,加上各家院中都晾晒着药王谷预定的药材,药香过于浓郁。一行人住在楼上,黎甄二人一左一右,将梅长苏的房间夹在中间,以护卫安全。


        车马劳顿,倒让梅长苏显出几分大病后疏懒的畅意。也不知这温热的半夏药香和清浅幔帐是否让他忆起了什么旧事,一时间连深重思虑也停了,发着呆,不知不觉日暮西沉,新月挂起。


        村子静了下来,遥遥几声子规啼叫,连巷中犬吠都没了声息。






        突然暗夜里燃起一星火把。梅长苏站到窗边,遥看着那一星火把成了列,传来的竟然是铁骑踢踏之声。


        飞流无声无息出现在梅长苏身边,和他一起看着远来的兵马,稚嫩的脸上显出好奇。军队行进速度不快,看得出是长途跋涉后的步伐,但疲而不乱。但在幽夜里擒着的火把,竟如星子一般各自守序,不慌不忙,稳步前行。只这一眼已足以显露治军之人的一些脾性与军中纪律,恍若当年。梅长苏只觉体内有一股蛰伏多年的热血,似是被这些缓慢逼近的整齐的火光所点燃。他伸手抚住自己胸口,那颗心脏跳动的方式强而有力,像是另一个灵魂被唤醒,看着熟悉的军阵步伐带着威严与荣誉步步逼近。林殊突然附在了他身上,又似乎离他而去了。奔跑着欢呼着迎向军阵,迎向父帅与祁王哥哥,迎向赤焰忠魂在风中猎猎的军旗。


       “宗主,”甄平敲门来报,飞流前去开了门,只觉得他与黎纲看上去与平日不大一样,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只听甄平开口接着道:“我方才探查过了,来的人…是靖王。”




        梅长苏一震,林殊的魂似被钉在了这黑暗的苍山间。


 




3.


       新月的光只够在山间挑起些微光亮,但映在盔甲上怎么都是够的。梅长苏熄了蜡烛,仍站在窗边。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看清了领军之人,还是记忆中的容貌神态盖住了眼,靖王与十二年前那个一板一眼的景琰一模一样,就像是未曾变化。


        村中虽不喜旅人前来,但对这番军队过往倒未曾显露一丝不快,反而比平日里的冷淡态度,平添了几分亲昵。村长前去接迎,身后跟着几位不请自来的老人。梅长苏站在二楼纵观街景,从黄发稚子到耄耋老翁,有立于街边,有如他站在窗前观望的。神色都突然变得肃穆。村子倒是比之前更静了。仿佛在这远离京都与人群的山中,借着月光朦胧,有什么似乎携卷天地抹去阴阳界限,随着方才林殊狂奔欢喜的魂魄转而来到人界,笼罩在这一群失去所爱的人们眼前。


       梅长苏看着靖王下马行礼,与村长和诸位长老交谈。他听不清靖王的声音,但记忆中萧景琰的声音却清清楚楚,合着所有他看过的靖王因执着赤焰一事备受冷遇的情报,如丝线经纬交错,将这一幕织成梦中情景。梅长苏有些恍惚地看着靖王与村长交谈,毫无皇子傲气仅剩一身军中风骨,许是想要借道此地,在离村落山坳不远处寻一平地扎营修整;林殊也借了他一只眼,看到赤焰的忠魂静静跟在萧景琰身后,与军纪严明的靖王军站在一起,天地之间没有一声喧嚣。


        靖王牵着马匹踏入村落。身后亲兵也都纷纷下马。似乎全村的人都醒了,站在村落布局简单的街头巷口。月光照出了军队的影子,那些黑影上没有改换了的标志,没有异了字的军旗,一步步踏过的将士们,有着和赤焰军一模一样的影子。梅长苏抬眼扫过街边的村民,每个人都有着他熟悉的眼神,那眼神熟悉到胸口炙热滚烫,却无法让他冲渐行渐远的萧景琰喊出一句话。待军中押运物资的车马与尾翼骑兵都迅速又安静地消失在视线里,所有立在家门前的人才从这份奇异的梦中醒来。




       梅长苏听到一声压抑的恸哭,那是今夜备膳的厨娘的声音。她的孩子若能从梅岭归来,今年想必与景琰一般年岁了。






4


        朔日醒来,靖王一行人早已离去。除了营地生火留下的黑色火坑,昨夜的恍如一场盛大的幻觉。药王谷的车马到了,众人收拾晒好的药草,一车车运送往江湖名家与大大小小的医馆,再最终落在每一位兵将的伤口上。


       黎纲与甄平终于从飞流手上拿到了蔺晨的鸽子,少阁主在小小纸卷上竭尽所能破口大骂,两人看得不住偷笑才转呈给了宗主。梅长苏也不恼,丢给飞流让他撕着玩儿,吩咐二人准备归程。


        “宗主这次怎么这么听话,只待一天便回去了?”


        梅长苏转身看着萧景琰离开的方向。金陵望不见,但广阔平原上明月已落,这晨昏轮转间熬干了多少血泪心神,又锻造多少宁折不弯的魂魄。




        “回去吧。准备了十二载,也是时候筹划去金陵了。”








广泽生明月,苍山夹乱流。


前路与共。




——————


 @陌陌今天也没有睡醒zzZ  宝贝昨天晚上点的“月”的梗,睡醒了开始动笔,写起来居然比想象中还要顺手。提前了大约就不能当做520礼物了吧!



【Gamquick】How about giving it a try?


一发砂糖傻白甜。漫画版。

Summary:

托牌皇的福,大家都知道了快银有了他的心上人,可沒人知道她(他)是谁。对此,牌皇和北极星决定对此付诸尝试。

Text:

时间 00:28
分类 情感
用戶 QuS777

嗨,谁知道喜欢上一个人形自走炮怎么办?或许也不能算是喜欢,至少我还不能太确定。

该死的,写求助绝对是我的底线,这都怪那家伙。

我那么说绝对不是指她(他)有什么不好,而是,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这样的人。事实上,我不太喜欢大多数人…这感觉太操蛋的诡异了。(It is so fucking weird.)

长时间地认为大多数人都是行动迟缓的笨蛋,一开始她(他)也是其中之一,可是长久的日夜相处之后……
就那么多,还有办法救吗?

——

事情的起因大概就是那么操蛋的诡异。(It is so fucking weird.)

首先不说快银居然会在用完电脑之后忘记退出网页再关上电脑屏幕,那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秒钟的事,其次嘛,牌皇居然在快银冲进浴室的那一刻踏进了门,手里还拎着半罐子啤酒,不过他没有喝醉,还非常清醒,酒精只给了他一探究竟快银的秘密的兴奋感和胆量,它只是一个道具。

这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巧合,他一共有大概一分钟四十八秒的时间做这个,这是皮特罗脱衣开水抹沐浴露洗干净吹干头发再穿好衣服的时间。有一次他躺在床上计的时,外面滴滴答答下着雨,他最爱的球队输了球,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地做一场爱、操个火辣的妞,却眼睁睁瞪着他最爱的男孩儿像没看见他这个人一样先一步进了他们共享的浴室,留下他一个人臆想着他的手指如何划过他的皮肤,实际上却坐在床上一动没动。皮特罗一共花了一分钟四十八秒,他仔细又专注地数过。

他进门花了十秒钟,现在还有时间了解一下他银发怪脾气的大男孩儿,雷米清醒地挪到电脑桌旁边,大致扫了一眼网站,这是个论坛,嗯,好极了,他还玩论坛,说明Speedy至少不是真的有自闭症——等等。

雷米扫了一眼发布日期和用户名,又花了几秒钟来确定了一下这不是个简陋的恶作剧,他的耳朵竖起来,悄悄偷听浴室里传来的动静——水流声和几声咳嗽,一点不错。他收回目光停留在主板内容上,红眼睛感兴趣地眯了起来,现在距离他出来还有四十秒左右,雷米,你可以——

水声已经停下,这令雷米的心脏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他打开新网页,飞快地登陆上自己的邮箱,将刚才看见的网址一键复制,写了一封寄到自己邮箱的邮件,然后他关上邮箱,清除浏览记录,把网页返回到原来的界面,拎着他的啤酒假装醉醺醺地回到自己的床铺上。

门终于从里面打开,皮特罗•马克西莫夫的脖子上搁着一条半湿的毛巾,往下拽着身上沾水的睡衣,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秘密已经暴露给了房间的另一个主人。他脸上还是一副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样子——当然啦,我早就习惯了,我甚至喜欢。雷米想着,心情良好地翘起嘴角,按下电视机开关,重新把它调到球赛频道,哼哼起不着调的小曲来,他嗓子沙哑,刚脱口就意识到皮特罗怀疑的目光直勾勾朝他打过来。

银头发的主人终于发现了他暴露在夜晚空气中的秘密,他窜到电脑边上,飞快地关闭页面,清除浏览记录,又关上屏幕。下一秒他唐突地出现在雷米的床边,气势汹汹地逼近。“你看见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吗,牌皇?”

“意思是我该看到什么有趣的吗,皮特罗宝贝儿?”他说,皮特罗沉默下来,他借此机会冲着那张紧绷绷的面孔唱跑调情歌,他的吐息里满是酒精味,他看见皮特罗因此厌恶地皱紧了眉头。

十几厘米之外的脸消失地一干二净,接着一块毛巾飞到了他的脸上:“那就闭上你那张臭嘴,牌皇。”

——

“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洛娜抬起头看着牌皇,他的猫咪正蹭在她的腿边,用毛茸茸地脑袋拱她,要讨一片香喷喷的培根,完全忘记了前几天她差点把它的同伴掐死的茬儿。她重新低下头把猫咪赶开,站起身,将绿色头发往后拢了拢,审视站在她面前和他的猫一样提出小小请求的家伙。雷米脸上那幅神秘兮兮又带点诚恳的表情让她没有办法拒绝,特地选在皮特罗不在的时候告诉她这个秘密也不算可疑。

……或许吧。

她坐在一片黑暗,只有电脑屏幕的刺眼亮光的房间里,门被牌皇锁好,她抱着手臂,再次审视起有点可疑的男人,最终忍不住开口。

“……这不是你新的泡妞方式,对吧?”

“这什么……当然不!”

雷米终于打开了浏览器,好像嫌这铺垫还不够长。他打开网页,然后从电脑边上让开,邀请她一览页面上呈现的内容。

哇。噢。

QuS777?她可从来没期待过这个。

——

“我还以为你永远也不会喜欢别人,永远,除了旺达之外。”

“那是你以为。”

“另外,你要知道。她(他)有很大可能讨厌你。”

“哈,所有人讨厌我,我以为我们已经明确过这点了。”

“那是你以为,皮特罗。”

皮特罗不屑地哼了一声。这意思多半是抗议,而他就是不乐意实实在在地将它讲出來,因为从任何程度上来将他都不是什么好相处而且讨人喜欢的好对象。

因此,这等号的另一端叫,即使他的心上人不喜欢他也很正常,有点过于正常了。他要说喜欢他才会真的很奇怪。

但他不屑一顾,他的不屑一顾从不是真的不屑一顾,他跳下台球桌,古董桌子摇晃一下,重新站稳原地待命。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有个替她操碎了心的前男朋友,而他终于忍受不住独自承受这陌生的煎熬,一股脑将满腹心事全部告诉了对方。得到讽刺显然不是皮特罗想要的,没人想在问占卜师怎么解决难题时得到一番嘲笑,因此他气鼓鼓地跑出了台球室,速度足以让吹到他脸上的风都放大成了一把把隐形的利刃,割得他脸颊生疼。

他的速度太快,卷起风的同时因为分心狠狠撞上竖立着的树干,他揉着鼻子,抹掉鼻血,一边呻吟一边咒骂,希望不管是疼痛还是焦虑都不是真的,更重要的是——

牌皇。皮特罗猛然想起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个棕发小偷,流氓,队友,稍微有点用场的法国人——

这感觉太操蛋诡异了,他早该知道那双该死的怪眼睛有什么别的怪用处。
他匆匆把乱转的影像赶走,一阵旋风一样踏进薮猫基地的门槛,还有几步路他就能在他的房间里好好清醒一下——见鬼!

他跑进什么奇怪的怪圈了吗?

皮特罗突然刹下车,还是因为没来得及提前缓冲撞进没开灯站在门口的雷米怀里,他恼怒地抬起头瞪着比他要更高一点的男人,伸手把他向前推开,鼻梁上的疼痛嘲笑他这一切都他妈是真的。

雷米抬手摸了摸脸颊,两指并拢揪了一把,好像在确认这是事实还是幻觉,然后他露出了那个,笑容。

“皮特罗,我不知道你居然那么想念我。”

——

“所以你真的打算告诉我你的鼻子是因为你撞到了树才断的?”

洛娜满含不满的语气从桌头传来,快银低着头,试图数清楚自己有几根手指,牌皇坐在他的正对面,不用抬头就猜得到对方脸上是副什么样的傻表情,让他只想抬腿狠狠踹上他的老二。他们就像被家长训斥的小男孩儿,除了洛娜只是队长而不是家长之外,他的眉骨和鼻梁都在隐约发疼,于是皮特罗烦躁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嗯——是啊——哈——同样的回答你想听几次……?”

但洛娜一脸严肃,即使她的哥哥根本意识不到她究竟在苦恼什么,他只渴望避开牌皇和他那双怪眼,鬼知道那家伙是不是什么时候有了控制荷尔蒙的变种能力。洛娜清了清嗓子,从他成了毛线球的思绪里扯出长长的一根:“所以你们没有吵架,也没有打架?”

……毛线断了,快银下意识发出短促的笑声,然后嘎然而止。“你觉得他揍得到我?认真的?”

“我担心他问你关于你心上人的事然后你们吵起来并且动手了,但——你知道,我们只是担心你。”桌子那边的声音顿了顿,继续道,里面带上了一丝犹豫和疑惑。“看来你真的挺心不在焉的。”

“我再心不在焉也不关……”他暴躁起来,从椅子上站起来,试图在宣布这句话之后离开这地方,但他略带惊讶地停下了,翘起的银色头发随着主人的呼吸上下颤动。“……你说什么?”

“你的心上人。”牌皇吹着口哨,快银瞪了他一眼,让他莫名觉得胳膊都疼了起来。而洛娜抱着手臂,理智而冷静地引出自己的猜测。

“可所有人都看见你在发布会上瞪着——”

“该死!我只是恨透了牌皇身上散发的…费洛蒙,或者荷尔蒙,好吗?管它是什么。”

“可我还没说是谁。”

气氛诡异地沉默了两秒,速跑者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客厅,留下一张撞翻的桌子和与洛娜大眼瞪小眼的雷米。

——

那计划里真的不带出卖他,他应该是计划的执行人,而不是其中的一部分。

雷米躺在他的床上,开始后悔把皮特罗的秘密告诉洛娜的那桩事,等他回到他们共同的房间里准备理理思路隔日再战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好几盒扑克牌散了一房间——这该死的幼稚鬼。

而快银不见踪迹。剩下他一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在房间里把地上和床底下的扑克牌全部捡起来,再分成几叠放进他们原本属于的盒子里,最后兀自躺在床头开始回忆刚才那件事,雷米撇撇嘴,坐起来,翻了翻空无一物的背包。啤酒已经被他喝完了。

他挫败地重重倒回床上。

那个银色的大男孩儿不可能喜欢他,每分每秒他都在表达对他的不信任感和厌恶感,让他无端怀疑起自己的泡妞水平是不是已经烂到了低谷。他挪了挪身子,决定换个方式来挖掘那对他来说重要极了的秘密。

皮特罗翻窗进来的时候他连眼皮也没抬一下,他习惯了对方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行事风格,轻而易举地察觉到空气中多了一个人在呼吸,雷米轻松地抬起手摇了摇,懒洋洋地问他。

“嗨,小皮,去泡妞了?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

“你听起来很恶心。”

“真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你需要任何这方面的帮助我都——”

“我都不知道你对我那么热心。”

“嗯,那我们来谈谈别的,甜心。比如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把我当哪个妞了吗?”

“如果你真是哪个妞事情就方便多了,所以你介不介意跟我分享一下你甜蜜的烦——”

他的话被打断了,因为皮特罗湿热的嘴唇印在他干燥的双唇上,狠狠往他的心脏上锤了一下。他还没来得及抬起手摁住那头银发,皮特罗就领先一步退开,嘴唇上该死完美的触感消失得一干二净。

雷米把自己撑起来,不敢置信地望着几步开外穿着兜帽衫的皮特罗,后者正脱下外衣,将它丢到雷米的脸上,被他轻易地伸手抓住,快银眯起眼睛看他两秒,转身走进浴室。

“等等,皮特罗,难道你说的是我——”

“闭嘴,勒博。”

End























彩蛋

“嘿!快银喜欢牌皇,这世界上最不可能的十件事之一都成真了,危境宝贝儿,你什么时候和我去约会?”

术士的邀请纸条被咬牙切齿的快银撕了个粉碎,他把剩下的残渣揉成团,丢进垃圾桶,看着不远处正穿衣服的总发男人。

果然还是一个小偷。

……他的意思是,偷走人心的那种。







通販地址


其他的不多說啦!謝謝支持了那麼久的大家XD

Gamquick合志<Poker Fast>第二發本宣!

 這裡是印量調查地址!姑娘可以自行前往投票!

Gamquick合志。九副圖治療強迫症謝謝謝謝。第一張是夜太太的封面!第二張是Rui太太的插圖!各種跪求轉發。大家張嘴吃安利嗎我都喂到這份上了──乖乖地,啊。











花絮一張(。

【Gamquick】Silver Blade 2

>GAMBIT X QUICKSILVER

>SIN CITY背景。前篇后续。NC17炖肉。不喜者绕道。

>Money boy!Pietro和花花公子大佬Remy LeBeau。

>不能在一起的结局让我难过,可能会写两人最后在一起的后续。

>第一次写H,3700字左右,请大家不要嫌弃我。(。


http://baiduapp.changweibo.com/user_img/2014/0914/022855849628.png


链接。在这里。(。

80000(划掉一个0)我明恋你很久了!

@八千醉事   雖然說一開始喜歡上Gamquick是蒼老師的功勞但是嗚啊啊啊翻Gamquick標籤裡的文的時候八千剛好寫到第三篇!松鼠和漂白粉少年的梗當時看了都是可以溫暖一整天的感覺,每一篇都是❤。


所以最喜歡八千了!最喜歡八千了!!最喜歡八千了!!!←


而且八千在寫稿子的時候幫了我好多忙是個棒死了的人OAO還陪我在Ask上玩gamquick……………………………………………………………………感動。之前沒有撈到過陪我玩那個的Remy【。


八千我宣你!!!!!!!!!!!!!!!!!!!!!!!!!!


我全身心地宣你哦!!!!!!!!!!【滾開


八千八千如果來上海玩的話來找我我給你唱one more night嘛;w;!


↑癡漢技能開啟の萱萱。




【Gamquick】Silver Blade


>GAMBIT X QUICKSILVER

>SIN CITY背景.电影为暴力美学.画面很美大家可以去看.Old Town是妓女/男妓聚集地。

>Money boy!Pietro和花花公子大佬Remy Lebeau。

>手机不方便制作长微博。因此肉段周末发。



Pietro Maximoff一直不喜欢这座城市。等到黑暗彻底笼罩本来就看似阴郁的小巷时这种不喜欢的情感就上升成了厌恶,因为疼痛,因为罪恶,因为那些黑暗里隐藏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人和事。特殊的银头发不能让他置身事外,当然,里面也掺杂了太多家庭因素。生活在Old Town旁边一点的贫民区是他们仅有的,也是最差的选择,他早该在母亲手中握着方向盘的时候把它迅速地攥在手里,转向右边,这样他们就不会落得现在的处境。

或者是他不会落得现在的处境。

几个月前他还在贫民区的建筑工地上搬运砖头,比起那些满脸胡渣凶狠样的大块头,瘦长的身躯和不那么壮硕的肌肉让Pietro没法胜任这样的工作,他还是个刚刚长大的孩子。他苦力赚来的几张钞票最多只能给他可怜的母亲(她偶尔也为稍微富有一点的家庭洗衣服,但那工作简直糟糕透顶)和仍然抱着布娃娃满地乱跑的小妹妹赚来零星的面包和饭菜,Pietro已经记不清上次喝到新鲜的牛奶是什么时候,那是他的童年,在他的记忆里神秘又遥远,和那个未曾谋面的父亲一起销声匿迹。

然后他就踏进了这个地方。进来的方式没那么重要,假如非要说,他是在劳累工作一天之后踩着门框摔进了这个酒吧,不过这是个开始,没有人会跟他碰碰装着美酒的玻璃杯,带着浓重的口音说出一句“wish your life sucks”然后大笑,他的富有程度远不及富人区的任何一个大佬。那个站在吧台旁边看着所有客人和妓女的浓妆艳抹的老女人只会给一个虚伪的微笑,然后叮嘱着他怎么做才会讨客人的欢心。

那晚他努力说服自己接下这个工作。

Pietro将手伸进夹克掏出烟夹在手指中间,他不会抽烟,但这只是讨好客人的一部分,右边的口袋里装着仿造的劣质打火机,看起来再别致也知道这玩意儿不值几个铜板。他的視線緊貼舞女的肚腩滑過去,她正舉起雙臂將短T從燈光下泛著粉色的軀體上脫下,只剩下貼身而又火辣的內衣遮掩雪白的胸脯。到處都是不懷好意的目光和口哨聲,如果他們能蜂擁而至地爬上舞台脫去這唯一一件遮去了目光的衣物,他们一定会乐意这么做——有一个例外。

那个人面朝吧台,背影不像那些虎背熊腰的壮汉,相反,那些并不过分显眼的肌肉被隐藏在那层薄薄的衬衣底下,低着头望向桌上的酒杯或者什么东西,反正不会是近乎赤。裸的妓。女。而是任何一种昂贵苦涩的饮料,用来度过整个平乏或者激情的夜晚。

“想要来根烟吗?“

男人敲击着桌面的手指消瘦细长,停下来抓住了装满威士忌和玻璃杯。Pietro将烟送进男人嘴里,那双性感厚实的嘴唇闭拢,咬住滤嘴凑了过来,他愣了好一会儿才不那么熟练的将烟点上。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是新来的,Boy。”

烟味喷在脸上的感觉仍是那么不好受,因为他皱起了眉头,几秒后才将一个油腻的笑容挂在脸上,然后Pietro尝试着继续讲话。

[DW]To 10th Doctor

#我就跟個風。##10th Doctor正劇向。#

你不妨愛上他吧。

頭一次你不顧一切地跟隨一個陌生的男人踏上每一次征途,第一次和最後一次,你記得從頭至尾,他的笑容迷人依舊。

你和他一起被怪物追趕,牽牢他的臂膀卻好像牽牢了一切,讓他厚實溫暖的手掌緊握著你的,追隨他的腳步,逃離你所有的童年惡夢。

他拿著通靈卡片偽造每一個身份,臉上掛著的笑容讓所有人太難拒絕。

他通暢流利的說出一個又一個跨越星系的知識,他的滿滿自信一向難以解釋。

有時候你也看看他的睡顏,你想著在這個男人的夢裡是不是也有一個地方散髮著幽幽藍光,而他就著迷的看著,從藍光中看透宇宙中所有的時間。

他牽著你的手,看你很久很久。

然後你說要和他永遠待在一起。

如今他不過是個幻影,隔著整個宇宙的距離和你道別,留下一句沒有說完的我愛你,和一行你連溫度都感受不到的眼淚。

他引領你走出歷史的迷宮,卻讓你發現妳永遠待在了一個更大的迷宮裡,沒有人再會認出下一個世紀星空的位置。

他曾經會。他說膽怯的人和懦夫配不上前進。

終有一天你會再次看到他。也許你早就擁有你自己的兒女,你自己的家。也許你的一頭金髮被歲月洗禮變為白色。你愛身邊的男人像愛他,儘管如此,他仍然是那個獨一無二的The Doctor。Then,All you need to do is watch。

每個人都有無數的理由愛上他。你愛他,你愛過他,你還愛他。當妳抬頭看看這個星空的時候,往往你會更加愛他。

因為曾有好多次你看著他的眼睛,然後你在裡面看見了所有的星星。

#獻給Rose。#

[云图][信件原著向]To Refus Sixsmith.



我摯愛的思科史密斯:

但願你能夠收到這封信。早晨的窮酸早餐雖然極大程度地填滿了我的胃,可也掏空了我的錢包。當我把角落裡藏著的幾先令掏出來的時候,賣麵包的小小姐連眼睛都在閃光,還沒舉到眼前,就用那尖利的爪子奪了去,在我右手拇指關節留下一道紅色痕跡,誰知道那指甲裡是否嵌滿了黑色的污垢。我花了好一會兒又在口袋發現一把零錢,才買了郵票,匆忙將信寄給了你。

冬天來得很快。僅剩下的幾片樹葉顫顫巍巍地晃動幾下就打著旋掉下來,在掃地女工的掃帚下重新聚集。而我已注定無法落葉歸根,父親不歡迎我,劍橋也不歡迎我。你的馬甲穿在我身上,沒了你的舊毡帽是如此孤獨和格格不入,此刻它是我作為羅伯特.弗羅比舍活下去的最大信念。我仍不知道何去何從,任何一點細小的聲音在耳朵裡都變成了不同樂器奏過的幾小節,總有一天它們會變成宏大的交響曲。但現在它們雜亂無章,掉落在街道上等著我冒著生命危險去撿拾,等真正拿到了手就變得乏味無趣——我倒是更希望能有幾個銀幣躺在路上等著我去撿呢。

起初,酒精是我痲痹思想,放空一切我所遭遇的不公於不幸的最好途經,可你瞧,它們同樣像蛀蟲一樣鑽進我飢餓轆轆的錢袋,咬了個洞讓錢嘩嘩嘩的溜走,一點也不給我留。如果你在這兒,一定會搖搖頭,沈默的盯著塔樓的另一邊。你也會微笑,這就是我喜歡你的原因——一模一樣的話我一定說過好多次了。

嘿。嘿!你這科學怪人,要比你聰明得多的東西可還多得多呢。螞蟻,蝴蝶和螞蚱,其實我們都不該小瞧任何一種。任何一個人。這恰好解釋了為什麼我的箱子裡值錢東西總會少那麼一兩件,衷心的管家和僕人偶爾也會露出貪婪的尾巴。

這是封短小的信,原因是因為我該死的羽毛筆呻吟著流出斷斷續續的墨汁,有一些還留到了我的臧袖口上面。我期盼著可以在天黑前找到一個能夠收留我一晚的好心人,有點麵包和一個熱水澡就更好了。

給我回信,思科史密斯。

R.F